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一個字!

僅僅是一個字!

彷彿房間裏的溫度陡然升高了幾度!

隨後不等林天說話,劉若依一手拉開了自己的外衣………看書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。 只聽見“刺啦”一聲,淡衣裙的鈕釦被劉若依輕輕的解開。

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,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的嫵媚。

林天被劉若依這樣的動作嚇了一跳,趕緊拉上被子,輕聲的道:“小薇?小薇?你感覺怎麼樣?”

可是劉若依似乎聽不到林天的話,身子開始輕微的扭動着,一聲聲極具誘惑力的呢喃聲從劉若依的喉嚨裏發出來,臉上的紅暈更加的動人。

這讓林天有些忍受不了,心中一股異樣的感覺升起來,腹部甚至有些邪火在四處亂竄着。

“小薇?小薇?”林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伸手去撫摸劉若依的額頭,只見額頭燙的驚人。

當林天的手剛觸碰到劉若依的時候。後者忽然抓住了林天的手臂,身體帶着微微的顫抖,不停的呢喃着:“林天,林天……”

“我在這……我在這兒……小薇!”林天當即說道。

可是劉若依依然聽不見林天的聲音。僅僅抓住林天的手臂不放手,看她的表情應該是十分痛苦,眉頭深深皺着,一句話也說不上來。

林天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。完全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,看着劉若依此刻如此痛苦他恨不得這些痛苦他自己來承受一般。

正在林天一籌莫展的時候,劉若依忽然掙脫開來,一下子將被子掀開。眉頭緊皺,似乎非常痛苦。

“小薇?你怎麼了?”林天問道。

劉若依眉頭深深皺着,臉蛋滾燙的嚇人,她忽然一下子打掉了林天的手臂。讓後者有些手足無措。

林天還未來得及詢問她到底怎麼樣了,劉若依就嚷嚷着“很熱”,之後就把衣服拉下。

這給了林天巨大的衝擊力,這樣的情景對林天有着巨大的殺傷力,此刻林天覺得頭有些眩暈,不敢直視卻無法將自己的目光移開!

充滿原始誘惑力的慾望支配者現在的兩人!

劉若依的目光在半睡半醒之間迷迷糊糊的睜開,隱隱約約看見的是林天的輪廓。

“林,林天……”劉若依聲音有些乾澀,似乎是極度需要水分一般。

她伸出手來,柔軟無骨的手落在林天的臉頰上,立刻就彷彿是點燃了一堆火藥的火星一般!

林天的身體也覺得十分乾澀,握住了劉若依的手,深深的道:“小薇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劉若依的目光含情脈脈的看着林天!

林天再也無法忍受,朝着劉若依親吻了過去!

“轟!”

猶如是火焰一般,徹底點燃了兩人的激情!

劉若依雙手環抱着林天。似乎是在貪婪這沙漠裏的一汪清泉,抓住林天就不肯放手了。

與劉若依的熱吻讓林天的頭腦差點崩潰,不過好在林天沒有徹底失去理智,在醉生夢死之中。林天腦海裏彷彿劃破一道閃電一般,一股極大的自責涌上心頭!

億萬首席,前妻不復婚 “哎!林天啊林天!你這樣乘人之危,算什麼男人!?”

“小薇現在已經遭人暗算,本來就很苦了。現在你還趁着她被人下藥之時做如此之事?若是劉若依醒後該怎麼想?”

“雖然兩人心中各自有意,但始終是在這種情況下,過不了心裏這道坎。如果現在真的對小薇做出了什麼事情的話,那麼與那兩個畜生有又什麼區別呢?”

林天暗自打定了注意,內心自責無比,當即他抽身開來。

不過此刻劉若依失去了林天的溫存,又像一條上岸了魚,急需要水源。這樣渾身的躁動讓劉若依有些忍受不了。

“呼……真是個折磨人的妖精啊。”林天苦笑一聲。

剛纔看見劉若依的樣子,差點把持不住,他深深的呼吸一口,想到了一個辦法。

於是忍着極大的耐力與慾望將劉若依的衣服全部褪下,光着身體,把她抱到了浴池裏!

在這個過程中,林天不僅要忍受着內心裏的慾望,更是要小心劉若依忽然的“襲擊”。也是萬分驚險!

劉若依的身體燙的驚人,林天狠下心來,將浴池裏灌滿冰冷的水,隨後將劉若依浸泡在其中。好讓劉若依能夠冷靜下來。

冰冷的水刺激着劉若依的每一個神經,讓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蟬,似乎是好了一點,但是此時依然是十分危險。

林天看見劉若依如此痛苦。心裏過意不去,也跳進浴池的冰冷水源之中,與他一起遭受這份刺骨的寒冷!

“沒事,沒事。小薇,我在這兒……”林天在浴池中抱緊了劉若依,後者渾身顫抖,依偎在林天的懷中不停的發抖。

但是貌似是有效果的。劉若依的身體已經不那麼燙了,林天也鬆了一口氣,於是抱的更緊了。

林天抱着劉若依在浴池中一直待了好幾個小時,知道天空微微亮,劉若依這才身體停止了顫抖,深深的昏迷過去。

而林天也早就累的不行,他爲劉若依擦好身子,傳好衣服,安頓好休息之後,也差點摔倒在地。

本來在昨晚的爭鬥中林天就受了傷了,現在又是在冷水中浸泡了一夜,現在雙臂火辣辣的疼,他完全是靠着毅力支撐着,現在眼看着劉若依有了好轉,露出一絲微笑,於是腦袋一沉。倒在牀邊。

當林天從昏迷中清醒的時候,已經是中午了,他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躺在牀上。而劉若依不知去向。

“小薇呢?”

林天忽然驚醒的道,可是隨後肩膀上傳來了劇烈的疼痛。

“天哥,你醒啦!”房間裏,大貓和猴子兩人湊了過來眼神中充滿了擔憂。

林天搖晃了一下腦袋。環顧四周,焦急的道:“淺笑呢?怎麼樣了?去哪兒了?”

兩人對視一眼,有些猶豫不決。

“說話!”林天怒道。

“淺笑她已經回去了……”猴子說道。

“回去!?”林天又是一急,“不行。那個傑克肯定會找上門來的,我得去找淺笑。”

大貓說道:“哎?天哥,淺笑跟我們說沒事,她已經知道了全部得事情。她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,讓我告訴天哥你醒來之後不用擔心。”

心術:腹黑狂妃 “不用擔心?”林天怒道,“昨晚上多麼驚險,讓我怎麼不擔心!”

“天哥。你小聲點。”大貓苦笑一聲,“劉子光他們暫時還不知道這件事,我們隱瞞了下來,他們現在只知道是你們昨晚酒喝多了。”

林天喘着氣。感覺身體哪兒都是疼的,他加持要去找淺笑,可是大貓和猴子就是不許。

“哎呀,天哥!”大貓最後實在是無奈的說,“你就安心養傷!淺笑說她會處理的,那兩個富家子弟,就算天哥不去找他麻煩,淺笑也會找他們麻煩的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林天不解。

猴子深深的說:“天哥。實話跟你說,淺笑堅持不讓你再參與這件事,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她。”

“你們……”林天有些生氣,淺笑一個女孩,大貓和猴子兩人怎麼……

大貓苦笑一聲:“天哥,我們或許都忘記了,淺笑到底是什麼身份了。這次……她非常生氣,我只能說那兩個富家子弟,怕是要完了!”

“恩?”林天深深皺眉,忽然咳嗽一聲,只見阮君進來了,幾人只好停止了討論。

“林天,你感覺怎麼樣?”阮君說道。

林天尷尬的點點頭說道:“還好,沒什麼事。”

“真是的,沒事喝那麼多酒幹什麼?”阮君責備的說,“我知道你輸了比賽心情不好,哎,不跟我們所,跑去跟一個菇涼去喝酒,你也真是啊……”

林天暗自苦笑,看來他們的確是不知道這件事情,可是林天就越發擔心劉若依的處境了。…看書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。 公寓,

珍妮面容恐懼的看着面前的這個女子,彷彿以前不認識她一樣,

在她對面,劉若依一席黑色大衣格外醒目,她坐在沙發上,親手爲珍妮倒上一杯水:“口渴了吧珍妮,擔驚受怕了一晚上相比也累了,喝口水吧,”

她的聲音淡然無比,從中可以聽出一股冰冷的寒意,這讓珍妮感覺到萬般難受,根本不敢與劉若依的目光相對視,卻也不敢去接劉若依手中的這杯水,

“怎麼,不喝,”劉若依淡淡的道,

那聲音簡直是冰冷無比,她從來沒有見過劉若依這樣,每一個字符就好像一擊重拳打在她的胸膛,無比的難受,

“我,我喝,我喝,”珍妮嚇的臉色蒼白,只得接過水杯,卻怎麼也下不了口,

珍妮拿着水杯,用雙手捧着,雙手輕微的顫抖,帶動着她的身體也跟着顫抖起來了,

她此刻感覺到無比的恐懼,劉若依一大早的回來之後就是這個樣子,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,也不知道傑克和威爾兩人到底得手沒有,

如果林天沒有將劉若依救下來的話,那麼爲何打威爾和傑克兩人的電話怎麼都不接,

本來在今天上午,心中驚慌不定的珍妮就覺得事情不對,內心十分害怕,已經打算先行一步走掉的,可是剛好看見劉若依回來了,

她永遠也忘記不了那冰冷的眼神,還有那永遠帶着一絲淡淡微笑的嘴角,

更恐怖的是珍妮回來之後一直沒有提昨晚上的事情,可是珍妮本能的覺得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,而且傑克和威爾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,怎麼能不讓珍妮擔心,

“話說回來……”劉若依站起來,輕輕的走到客廳的一角,目光放在那兩個行李箱上,

“哦,怎麼,珍妮,在這兒住的不習慣嗎,要搬走,”劉若依淡淡的問道,

珍妮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額頭出了一絲汗水,支支吾吾的說:“額,是,是啊,我那個出去住,住幾天,”

劉若依點點頭,淡淡的道:“是威爾吧,”

“啊,”珍妮嚇了一跳,這纔想起來名義上珍妮和和威爾還是男女朋友呢,可是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,這威爾哪裏又將她放在眼中,又哪裏將她視作女朋友呢,

珍妮沒有回答,只是低着頭,她躊躇很久,一直不敢看着劉若依,

而後者此刻大方的坐在沙發上,似乎在等待着她的發言,

這種無言的煎熬簡直要了她的姓名,好幾次珍妮都忍不住想要問劉若依到底怎麼樣了,有沒有收到迫害,可是話到了嘴邊,又回去了,她不敢,

真的不敢,

畢竟是自己給她下的藥,現在這個樣子,劉若依十有八九已經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經過,等待自己的還不知道是什麼呢,

珍妮害怕之處,忽然看到了昨天劉若依給自己帶來的那頂漂亮的帽子,心中猛然一動,淚水差點奪眶而出,

是啊,

劉若依從來不拿我當外人,在巴黎的這段時間兩人彷彿像閨蜜一般的相親相愛,劉若依與平常人相處都是冰冷的面孔,但是在這裏,唯獨對自己是有笑容的,

她這樣待自己,可是自己卻是怎麼對劉若依的,

珍妮內心裏極爲內疚,終於肯擡頭看着劉若依,

這一看,差點嚇的魂飛魄散,

珍妮再也忍受不了,淚水涌現出來,她哭泣着說:“若依,若依,我,我對不起你……,”

劉若依目光平靜,淡淡的道:“哦,你對不起我什麼呢,”

“我……昨天晚上,你在房間裏昏迷,其實……”珍妮嘆息一聲,“其實是我下的藥,,”

劉若依依然是表情平靜,示意她繼續說下去,

珍妮眼看劉若依的表情還好,於是有了勇氣繼續說下去,

“那天,傑克和威爾找上我,是想讓我幫他們一個忙……”

當下,珍妮就將傑克和威爾兩人如何策劃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,說到自己在劉若依的水杯裏下藥的時候,她的淚水像斷了線一樣的往下流淌着,

“後來……”珍妮哭泣着說,“你那個林天來了,他像瘋了一樣的找你,若依,我很害怕,真的害怕,就告訴了他你在哪兒,我也希望他去救你,”

“我當時想過報警,可是,我太害怕了,要是報警了,我也就完了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,所以今天早上就準備走,卻……”

等珍妮全部說完,劉若依的表情始終如一,冰冷淡然,讓珍妮完全不知道此時她在想些什麼,

但是劉若依臉上的冰冷可是真實存在的,尤其是她的目光,珍妮更是不敢直視半分,

等了好久,又彷彿是一個世紀那般長久,劉若依終於發話了,

“林天,什麼時候來的,”

珍妮猛的擡起頭:“在你被帶走沒多久,”

劉若依沒有說話,珍妮忽然想起來一件事,顫抖的手從口袋裏摸出一個小藥瓶,哭泣着說:“若依,我真的不想害你,這是他們發給我的藥,我還以爲是搖頭丸,以爲沒有什麼事情,所以就……”

“可是我真的不想害你,我只下了一顆藥,還留着一顆在這裏,”

珍妮流露出十分內疚的表情,深深的道:“若依,我對不起你,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”

她說完,就癱瘓在沙發上,像是虛脫了一樣,渾身沒有力氣,

劉若依拿着那小藥瓶,只見裏面的確有一顆黃色的小藥丸,

珍妮仍然在抽泣着,那劉若依目光落在她的身上,看着她身旁的行李,聲音清冷的道:“珍妮,如果不是剛纔那番話,今天你可能再也回不了家了,”

轟,

一句話,珍妮嚇的花容失色,旁人不知道,作爲她朝夕相處的室友,珍妮知道劉若依的背景十分強大,雖然她還不知道具體的,可是她能夠的出來,

誰與誰不是一個圈子,誰與誰是一個檔次的人,在他們這些富家子弟圈子裏,都看的出來,

當下,珍妮渾身都在顫抖,

“就憑你給我下藥,足夠你死好幾次了,”劉若依聲音冰冷,緊緊握着藥瓶,深深的道,

“可是你仍念我們的情義,沒有把事情做絕,在林天來的時候,告訴了我在哪兒,”劉若依目光淡然的道,“此事,就此作罷,你走吧,”

“走,,”

珍妮有些恍惚,她呆呆的看着劉若依的表情,內心十分複雜,

“走吧,正好行李也收拾完畢,走了以後就不用再回來了,以後如果我再看到你的話,恐怖就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,”

劉若依聲音冰冷,目光淡然,

那珍妮聽了之後淚水不住的流淌下來,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經是最好了的,她拉着行李箱,淚水將臉上的妝容都哭花了,

Leave a comment